• 查看作者
  • 致朴树,致韩寒,致我再也没见过的人。【转载】

    朴树是谁。

    记得还是90年代末期忘记是98还是99年,一次飞机的旅途中,那年我10几岁,第一次坐飞机,旁边坐着一个带着墨镜面色阴郁的男人,我问他,你好,你是朴树么?他说是。我说,能让你签个名么?他说好。签名之后继续阴郁的呆坐着。那年,白桦林刚出来,朴树还和叶蓓一起唱歌,我疯狂的喜欢这首歌。

    我从来不觉得朴树的冷漠是装逼,当然,那个时代也没有装逼一说,就觉得朴树那是一种气质,直到几年后我才知道,朴树有抑郁症。
    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歌手有很多,周杰伦算是其中一个。
    另外的一些人,我想一定是朴树、许巍、郑钧。
    2012年的时候,参加了张韶涵的签售会,和几个93、94年的小朋友聊天,我说我第一次听演唱会是郑钧,他们说,郑钧是谁,卧槽你真土,郑钧就是那年快乐男声的评委,跟杨二车纳姆干架那个。
    当时我心里跟多的只有悲哀,不知道为什么。
    突然发现我,和我身边的很多人一样没有尝试去接受新的歌手,什么华晨宇什么TFboys什么什么什么。也许就像我们的父母接受不了苏打绿张悬陈绮贞是一个道理吧。
    《平凡之路》据说是生如夏花之后朴树第一次写歌。
    歌词很棒,有过抑郁症的人都会懂。

    韩寒是谁。

    《三重门》的韩寒和《长安乱》的韩寒是不一样的。
    和《一座城池》的也不一样。
    虽然我至今都不知道房祖名的《一座城池》和韩寒的关系是什么,反正本来我想在那年用这样一部电影来缓解一下《小时代》的重口味的时候,结果反而被恶心了更多。
    公平的说,作为从事创意行业的我来说,《小时代》里面品牌的细节应用值得我去学习,但只是品牌,《一座城池》的电影版则毛都没有。
    我以为是我自己要求高,问了身边同样追随韩寒的朋友,发现都是如此。

    回到公路电影
    2004的时候,高中,上学比较晚,青春期相对比同龄人早。
    那年,我看了一本书,改变了我的人生——至今我都这么觉得。
    用现在一个时髦的词叫我开始走伪文艺路线,高中的时候独自离家,找地方挣钱,开着带音响的摩托在半夜从城市一边开到另外一边,抽烟飞叶子,但是同时读米兰昆德拉,看昆汀,听黑金,上学的时候衣服全是洞,各种各样的金属链子。当然,要保证一个还说的过去的成绩。
    那时候一个时髦的词叫“垮掉的一代”
    没错,这本书叫做《在路上》,来自杰克·凯鲁亚克。

    那时候我和同桌小黑说,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会在路上。
    然而这辈子是个什么概念,我那时候不知道,现在若有若现的可以感觉到。

    很多小说里面的情节都会在我的生命里真实的上演。
    考上了大学,四年没有挂科,但是从事的行业与大学一分钱关系没有。
    抑郁症如同感冒一样的突然发生,独自行走至西北至东北至西南。
    然后自残和自杀来的理所当然。
    在路上,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,思考在路上的意义。
    然后到现在,我记得我说过2010年的那一年,我毁掉了我所有的过往,新的样子、名字、圈子。那时的QQ,四年没有用,签名始终挂着“此人已死”,我一直想,知道我还活着的过去的同学恐怕都没有几个。

    预告片里面有一句话:你连世界都没观过,你说什么世界观。
    有点像失恋33天里的一句话:你连人都没生过,你说什么人生。

    看世界,绝对不是去马尔代夫毛里求斯看看海,也不是去巴黎罗浮宫或者在东京铁塔一个人眺望。
    当然也不是徒步去西藏和伪藏民打个炮感受一下自然的洗礼,更不是去丽江找个酒吧喝杯风花雪月然后找个艳遇。
    看世界,重点在于在路上,思考你需要思考的事情,仅此而已,享受的仅仅是过程而已。

    世界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刺激那么美好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我把我的结尾保留了最后一句,我从上初中开始看韩寒,现在是靠写东西吃饭,高中时候的班主任说,你写东西带着深厚的韩寒的风格,我想假如我是韩寒,这部片子我一定也会这么拍,但一定没有他的台词更犀利。
    两个(三个)男人的旅途更像是《人在囧途》的一个翻版,各种的狗血凑成了整部片子,我倒是觉得更像是《一座城池》等众多带着韩寒黑色幽默风格的一个延续。
    我不会剧透里面的尿点,但是我记住了几句台词一定要和大家分享:
    1、(乐观)更像是说你一事无成,还在这傻乐
    2、喜欢是放肆,爱是克制
    3、如果要告别,一定要用力一点,因为任何多看一眼,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眼,多说一句,都可能是最后一句。

    我始终在说,只有有经历的人,才看得懂这部电影,才能被电影所触动,我之所以一直强调年龄,是因为我真的可以武断的说现在还在上大学的95后经历的太少了,很少有人经历过背叛、没有钱、朋友的暴毙、自己的濒死、独自行走这些可能电影或者小说中的情节。——甚至很多90后也没有体会过。
    但是我绝不会因此而教育90后你们过得是错的,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,你可以选择安稳的走康庄大道,你会错过很多风景和别人聊天时少了谈资,一样的选择在路上就会对朋友失望对现实失望,自己变得像个刺猬,两种方式没什么不好,年轻人才谈对错,只是针对这部电影。
    因此,我不想和给1星2星的人去争论电影的好坏——正如同我不会喷小时代一样,我会给你们分享几个我的故事,至少你们会知道我为什么给这部电影5分。

    2012年8月23日,我去丽江早晨的飞机。8月22日一个同事给我打电话,说晚上一起去喝酒,我说,我不去了明天一早的飞机。同事说,操,都说自己有事儿。我说,等我回来,陪哥你喝酒。第二天早晨飞机起飞前,收到同事的微信信息,跟我说,那个同事死了,钓鱼的时候淹死了。所以最后一句,我想起了那个同事,久久不能回神,有些人,一句告别之后再也没能见过。
    更早一些,和初恋的女友分手,最后一次见面还在一个公交站,我们还在一起拥抱接吻,然后因为家里的原因分手了。我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非常非常努力的工作、挣钱想要摆脱家里的束缚,我成功了,我自己挣了钱买了房,但是,她已经嫁给了别人。结婚前给她的信里告诉她,我一直爱着她,更多的时候,爱可能就是克制。

    我走过很多地方,我知道韩寒偏爱的不是上海,而是小镇,我也一样,我去过的地方都是诸如赣州、阜阳、宝鸡、咸阳这些在很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    从那年行走,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,包括父母在内都会跟我说,人家出去玩都是去旅游城市,你怎么只去这些地方,我说,我旅游没有目的地可言,更多的时候,就是当我想出发的时候,带上内衣内裤手机充电器数据线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,看最近的一班有卧铺的车票去哪里,然后,出发。
    在陌生的城市的经历是有趣且坎坷的,我经历过那种打电话上门的小姐,经历过去在咸阳教人家怎么摊煎饼,抑郁症发作的半夜在平遥古城一圈一圈的围着古城行走,经历过在阜阳配置还不如我的笔记本的网吧里上5毛钱一小时的网然后浏览记录只有色情网站,在重庆的马路上淋雨,在千灯的客栈听昆曲到入迷。
    我一点都不文艺,一点都不行为艺术,我只是享受我没经历过得一切。
    但是,这不妨碍我思考,我学会了很多,经历了很多。
    我一路上听过许巍、万晓利、左小、谢天笑、张楚
    我爱他们,爱的不是他们的打炮泡姑娘愤世嫉俗,爱的只是其中某一句让我潸然泪下的歌词。

    人生总归要回归平凡。
    然后,我的后来是这样的,不算北漂的漂(没有租房和出行、吃饭、钱的压力),做了广告公司的总监,不算富有总算衣食无忧。
    谈了恋爱,又在更好的地段不能免俗的贷款买房,准备结婚,旅游去了女友想去的地方,不再是没有人的小镇。
    但是我庆幸在我需要思考的年岁里,我思考过了。
    后来,有一个和我同样经历的我大学唯一的哥们,在一次夜聊中和我说到,最不能接受他们(大学同学们)的就是甘于平庸,他们的生活似乎永远被父母操控,做老师、去银行、去公务员,总之一辈子即时拿了再多的灰色收入,也就是每天搪瓷缸子人民日报的日子。而我们,才是真正的在享受生活。
    用他的话说,我们这是回到平凡,而不是始终平庸。

    谢谢韩寒,谢谢朴树,谢谢最后的彩蛋。
    他们做到了。

    看到这篇影评的朋友们,如果你身边有人说这部片子特别烂或者特别好,我建议你有自己的判断力,如果你有经历,不是屌丝宅男,我相信里面总会有一句或者几句或者更多的台词,会触碰到你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,至少会比所有的烂片值得你花30多块钱去看这一场电影。

    转载自一介草民

    原创致朴树,致韩寒,致我再也没见过的人。【观影后修改】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60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